主页 > P辉生活 >【华山说书人】用纸跟笔 勾勒一幅插画人生 >

小编推荐

【华山说书人】用纸跟笔 勾勒一幅插画人生


2020-06-12



2015 纸上行旅与香港经济贸易文化办事处合作的《香港文化地图》。© tengyulab.com

图/华研国际、纸上行旅、角斯角斯|文/郑博名

藉由画笔让想像中的故事画面以及人物角色一跃纸上,总是能令绘画创作者为之着迷,若能透过创作引来商业合作机会与收入模式,更成了实践梦想的标竿,吸引着无数青春,奋不顾身地投入。但创作终究是一条苦涩的道路,深埋其中的血汗与坚持是许多创作者无法言说的过程。要如何站稳脚步不被市场淘汰,甚至维持创作与市场拓展的平衡是所有插画作者的共通课题。华山此次採访了几位插画作者与经纪人,无论是透过全经纪、半经纪、又或者是个人操作的经纪模式,当中的 Know How 该如何借镜,都为初次踏入这行的创作者们带来宝贵的经验分享。
踏入插画的世界

「假日的黄昏市集,人声鼎沸、叫卖声不绝于耳。定睛一看,整座市场就像安在一座移动迷宫之上,时间一到脚踩发动机,所有人旋即往下个目的地前去,翻页即是另一片风景…」这是插画的魅力。2014 年出版的画册《纸上行旅的移动风景》,将台湾人藉由交通工具的流动,活灵活现巧妙地复刻在纸上。插画家邓彧年纪轻轻便获得国内外多项肯定,就连总统府纪念商品的插画也出自她手。踏进简洁的工作室如同本人,一丝不苟的执着不论是对创作还是接案都是一样。
 
「纸上行旅」成立近 4 年,邓彧坦言当初全凭一股冲动,对于插画以外的事务并不熟悉,却也对这个品牌有着一贯坚持。「我不希望自己的图被滥用」邓彧眼中样出果敢的神韵,就像是当年毅然决然离职、创立自己的工作室。为了顾及品质邓彧凡事投入把关,从前期合约的洽谈、到后期生产上架无役不与。有没有想过找经纪人?邓彧难为地说,即便插画经纪近几年在台湾逐渐发展起来,但尚未成熟,况且经纪人与被经营者要有强烈的契合,对埋首于创作的创作者来说要找到这样的一个人并不容易。

“创作者,在踏入业界前必须清楚认知到:将「插画」当作事业与仅仅作为兴趣是截然不同的。”

但这些努力,也为邓彧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合作机会,《纸上行旅的移动风景》便是一例。邓彧认为,品牌的建立可以吸引同性质的人,即便客户也是。所有经手的案子都有明确的合约规範,「不改稿」是其中一例,这在业界相当罕见。「基于双方的互信互重,一稿定案是我的合作方式,为的是让专案呈现最好的样子,并且省去双方不必要的时间消耗,『纸上行旅』这个品牌正好帮助我筛选掉许多不适合的客户。」邓彧说。
 
单打独斗似乎是台湾创意人才的共通体会,也让插画作者被迫学习许多创作之外的琐事。致力于陪伴插画人专业成长的「illuBase 插画人基地」创办人窦瑞霞认为,作为一个创作者,在踏入业界前必须清楚认知到:将「插画」当作事业与仅仅作为兴趣是截然不同的,过程中如何透过认识与探索自己的过程、来确立创作者的自身价值,会提供插画的创业之路一定的高度与视野。窦瑞霞鼓励想以插画当事业的创作者可以尝试规划受课、从而发掘并培养自身专业,加以不躁进、不着急看到经营成果,便能稳扎稳打走出自己的路。
年轻插画家的品牌路
 
去年 8 月知名募资平台出现了罕有的纪录,短短 4 天募资金额即超过 400%,整个专案结束一共超标 2294%。创下如此惊人成绩的不是别的,竟是一盒「妖怪桌游」。

说到集资,「角斯角斯」创办人曾鼎元其实不是第一次。早期帮 OKWAP 画手机插图,受到同为插画家的红胶囊、可乐王以及几米等前辈影响,画风绮丽却古朴传达一种怀旧氛围。这款名为《台湾妖怪鬪阵》的桌游,是鼎元与妻子 Wendy 协同游戏设计师 Erich 一同完成的呕心沥血之作,耗时两年,除了埋首图书馆找寻题材田野调查更是少不了。

为何会开始画妖怪?鼎元说,受到日本知名刺绣工坊「京东都」的启发,让他了解将图像与商品结合,能够很完整地表现一个地方的文化特色与历史脉络,加上当时正在为自己的创作寻找各种可能性,因而起了念头,决定以妖怪为主题,用最擅长的插画来完成。
【华山说书人】用纸跟笔 勾勒一幅插画人生
角斯角斯的画作《妖怪幻想祭》。
 
因此《台湾妖怪地誌》展览便成了鼎元与 Wendy 第一个尝试募资的专案。彼时群众募资尚未成熟,靠的是人力银行网站的梦想摇篮计划,角斯角斯成功募得 4 万元,办了个简单的画展。没有多余经费进行宣传的两人,好似被笔下妖怪开了个玩笑,从第二週的冷冷清清,到第三週人潮突地从展场四周角落窜出,连电视台都来了,还上了广播节目,这对走一步算一步的鼎元与 Wendy 来说是个始终解不开的谜。
 
但也因为这样,「角斯角斯」成了小有名气的品牌,却不改两人谨慎的性格。「其实都是 Wendy 在踩煞车啦!」鼎元笑说,许多天马行空的想法到了 Wendy 手上,市场反应、商品开发、成本结构与客单价等实际考量就会纷纷接踵而来。
 
事实上,像「角斯角斯」这样的案例在台湾并不多见,插画家多半还是得自寻曝光机会。艺术经纪公司「爱艺享」观察到台湾插画界近几年有蓬勃发展趋势,包括在国际插画赛事得奖,或是努力争取异业合作等,靠的是每位创作者勇于尝试。此外线上平台也是个不错的选择,无论是授权或是製作限量複製品,只要降低一般消费大众接触的门槛,产业活络了机会自然就多。
立足台湾放眼海外

台湾插画市场起步晚,产业尚未成熟之际,快速流通的资讯与速食消费更是插画作者生命週期的一大挑战。邓彧提到,身为创作者都应订下一套工作模式以符合对作品的要求。即便是受欢迎的产品,邓彧也不愿意大量製作,只因「期望消费者能珍惜与为品质把关」,甚至宁可选择、製作时间较长的案子,只为了确保创作质量能够维持在一定水準之上。

“日本对于角色行销的丰富经验,是来自背后的长期累积与传承。”

此外,媒体平台以及阅听型态的转变,也时不时影响着插画家对于作品的坚持,又或者为了迎合市场趋势改变画风,反而稀释了创作的可能性。鼎元透露,在画《台湾妖怪地誌》时,角色开发并不亚于画作细腻的重要性,有时故事发想所需的时间甚至等同于绘图,出来的成品却是无可取代。就连桌游前后也花了两年时间,反覆与桌游设计师来回沟通、试玩包括年龄层的选择、游戏逻辑与趣味度,方方面面皆考虑进去,才敢放手一搏推向市场。
 
而近几年红遍全台,甚至将触角伸向海外的插画作者马来貘,背后则是有一位重要的操盘手。担任华研图像经纪的吴昭莹(小昭),除了负责洽谈各项合作案,也会慎选能够长期经营的客户;兼顾商业考量、适时为插画作者预留空间与时间进行创作,是小昭于马来貘彼此间的默契。「5 年是一个关卡,如何持续成长,又不过度氾滥,往往考验着插画家与经纪人之间的伙伴关係。」而今年正好是马来貘面世的第 5 週年,不仅在敦南诚品举办了大型展览,前先时日也与日本西武铁道合作彩绘列车,正式进军海外。
【华山说书人】用纸跟笔 勾勒一幅插画人生
【Cherng 五週年纪念展】展场分为四大展区,图为「来貘进化史」。
 
小昭强调,台湾能够供给创作者最多的养份及回馈,因此如果在台湾没有被认可,到了国外也是一样。她鼓励创作者离开舒适圈,但出了家门后作品的特色是什幺?画风够不够精緻?画面够不够丰富?都会被市场放大检视,彷彿是趟归零的旅程,无形中催化着插画作者蜕变重生。
持续的累积与传承

撑过第一道关卡,小昭淡然地说,自己随着马来貘前往日本时,发现许多当地的插画经纪人是 5、60 岁的老先生,才了解到日本对于角色行销的丰富经验,是来自背后的长期累积与传承。「在与国外厂商合作的同时,也学习到别人是如何完整的导入企划、设计到创作的角色中,并反过来运用在与国内厂商的合作中。」对创作者与经纪人来说都是成长。
 
下一个 5 年?小昭没有替马来貘回答,却也透露经纪在乎的是创作者多元的发展,以及如何创造得以延伸海外的模式,例如开发常态性商品,让喜欢的消费者能够轻易购买,并成功打响 IP 知名度(注)。至于要往哪去?或许一时半刻没有明确答案,但至少可以预见台湾的插画经济还能够维持好一段时间。
BOX:「经营插画式有…?」

全经纪:由公司全权负责创作者的商业合作案,包括图像授权、产品曝光以及辅佐创作等,是一全面检视创作者发展的圆饼图模式。

半经纪:相较于全经纪有多方的自主弹性,插画家对于创作能有更多自主的空间。经纪公司多半负责通路洽谈,以及产品开发等市场面向。
 
个人经纪:插画家本身除了创作发想之外,其他如合作洽谈、产品製作、成品包装等都需要亲自把关。建议想走此道的作者在合作之前,先与案主拟定一纸详尽合约对双方皆有保障。

注:IP 为 Intellectual Property 的简称,指「知识产权」或「智慧财产权」。知识产权是一种无形的财产权,是经由事智力创造性活动取得成果后依法享有的权利,各种经由智力创造的发明、文学和艺术作品以及在商业中使用的标誌、名称、图像或外观设计等,都可被认为是某一个人或组织所拥有的知识产权。
--
【华山说书人】用纸跟笔 勾勒一幅插画人生
文创品牌、表演艺术、展演活动,在华山不断集结与发酵。在这里,我们汲取每个最动人、最具创意的故事,为你的生活带进一点不同的体验与感动。掌握更多好故事、好展演,赶快追蹤华山官方频道 Facebook & Youtube!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sunbet官网t|提供便捷的网络服务|本地信息量最大|网站地图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 申博娱乐体验